公司新闻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打工新鲜事 无臂大哥用脚修好80万元名表网友直

  透过落地玻璃窗,阳光洒进郑州市郑东新区一座商业楼18层的餐桌上,每张餐桌桌面上都立着一个特殊的提示牌:“我们有听不到您声音的孩子,喜憨儿式的服务是我们的特色,谢谢您的支持与鼓励,感恩!”

  这是一家刚开业不久的素食西餐厅,环顾四周可以看到,店里的服务员统一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脸上笑盈盈的,在工作时,他们有的熟练地拿起平板电脑为刚落座的客人点餐,有的耐心地打开收付款软件引导用完餐的顾客结账。虽是平淡无奇的工作,却能看出十足的热情。

  这一切都是在无声的过程中进行。他们的笑容或带着羞涩、或带着懵懂、或满怀热情,但都透着真诚。“大家都很阳光,真被他们感染到了。”正在店里用餐的顾客王女士说,这不仅仅是一家餐厅,还是一个治愈的地方。

  在这家大部分工作人员是听障人士的餐厅,店员们有着特殊的工作方式:每个人的手上都配有震动呼叫器,一旦顾客需要他们,就会按动桌子上的服务按钮,发出呼叫后,他们的手环就会震动。虽然存在着听力和语言上的障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提供细心周到的服务。

  “设置提示牌,不是为了博取顾客对的怜悯,而是为了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误解。”餐厅老板里昂(化名)介绍,餐厅在经营之初并不顺利,许多前来就餐的客人并未注意到服务员的特殊性,有一次甚至发生了一位客人由于呼叫服务员没有得到回应而大发雷霆的状况。此后,里昂一直苦思冥想既不给客人造成麻烦,又不让聋人服务员蒙受委屈的两全办法。于是,就有了现在餐桌上告知客人的桌牌。

  “我感恩每一位来这里的客人,因为这是他们对这个特殊群体的鼓励,请收下他们的微笑。”里昂说。

  点餐、传菜、装碗、端盘、递给顾客……从开门到打烊,聋人服务员重复着上述动作。虽然忙碌,但脸上始终泛着满足的微笑。

  “一开始与顾客交流会紧张,偶尔也会招来个别客人的不满,我就用热情微笑来面对,我坚信客人们会被我的努力感动。因为我们不善交流,所以才要努力微笑呀。”从陕西咸阳来到郑州打工的聋人服务员李翔,在手机上打出这样一段话。

  得到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融入社会,这样的机会对于听障人士来说弥足珍贵。之前在外打工的露颖,曾遭受到这样的不公待遇:跟别人干同样的活、完成同样的工作量,她拿的工资却比别人少,只因她有听力障碍。

  几经周折,露颖在这个餐厅找到了工作。“在这里我不受歧视,我找到了一个可以自力更生的温暖平台。”露颖在纸上写下这样的话。

  “很多残障人士没有向生活低头,他们用劳动创造价值。”里昂说,残障人士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巨大群体,他希望餐厅可以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目前,店里10名工作人员中,有6名是听力障碍人士。工资待遇方面,里昂开出了比残障人士行业内水平高近一倍的工资,还管吃管住,如果不住的线元房费。

  餐厅实现盈利后,里昂希望能够把49%的盈利,捐出去做公益事业。“不仅仅是帮扶残障人士就业,也希望以此为起点,带动更多人去关注这一群体。”里昂说。

  在南京,有这样一群外卖骑手,他们送餐准时,他们彬彬有礼,但是他们不会说话,也听不到声音。

  这是一支由14名聋哑人组成的送餐队伍,因为穿着蓝色的外卖工作服,他们给自己的团队取了个名字——“无声蓝骑士军团”。

  每年五月第三个星期日,为全国助残日。在第30个全国助残日,记者走进了这支“无声军团”。

  一次看新闻时,他得知杭州有聋哑人做外卖小哥,便格外留意这方面信息。去年4月,他通过招聘网站应聘饿了么的外卖送餐员,后被录取,成为栖霞区花园城站点的一名员工。

  吴晓强是花园城站站长,一开始也有些顾虑。鲍文龙发信息给他:“那你不要把我当成残疾人,我除了不会说话、听不到外,其他和正常人一样。”

  为了证明自己,别人早班7点到岗,他6点半就到了,似乎铁打的一样,从早到晚都在跑,一天能跑60多单,成了站点的“单王”。

  渐渐地,鲍文龙的收入也越来越高,有时月收入可以过万。在他的介绍下,越来越多的聋哑兄弟都加入外卖行业。几个月后,“无声蓝骑士军团”成立了。

  “他们说,这个工作机会来之不易,所以他们要比健全人更努力。”吴晓强对记者说。

  去年7月,花园城附近道路还未修好,天降大雨,导致积水,鲍文龙、王伟、李洪柱等无声骑手干脆将车停在路边,蹚着水步行给客户送餐。

  5月14日傍晚南京城下着大雨,外卖站点也爆单了,鲍文龙和他的兄弟们都是早班,一直忙到晚上10点多才收工。

  外卖送餐员天天需要与客户打交道,如餐点到了,打个电话提醒客户来取餐;客户打电话催单,外卖骑手要接电话回应……

  “很难想象,他们没法与客户交流,却做到了零投诉。”吴晓强对这个成绩非常吃惊。

  鲍文龙至今记得第一次送餐目的地是青秀城,进小区时保安拦住了他,他打了半天手势,保安却没看懂,他灵机一动,打开手机,调出订单地址,这才顺利进入小区。

  这样的经历每一位“无声军团”的队员几乎都遇到过,为了获得客户好评,他们只能比别人跑得更快。

  23岁的朱立豪去年大学毕业,7月加入“无声蓝骑士军团”。他得意地在手机上打出一排字,递给记者看——“我送餐从没迟到过”。

  有时中午遇上午高峰,写字楼电梯间全是人,为了能准时送餐,朱立豪来不及等电梯,十几层高的楼,他一口气跑上去。

  跑得快、送餐及时,并不意味着无声骑手们会选择闯红灯、逆行、上快车道等来节约时间,一年多下来,他们没有一个人被交警处罚过。

  吴晓强说,他手下的14名聋哑骑手,除了一人是高中毕业,其余都是大学生,至少也是大专毕业,这个学历水平远高于其他骑手。

  为了帮助这些无声骑手顺利完成送餐,饿了么公司也在程序中做了一些特殊的小设计,如外卖送达时,系统会自动生成短信通知顾客:亲爱的顾客你好,我是饿了么聋人骑手,你的外卖到了。

  对于说他们“不易沟通”,年轻的朱立豪有些不服气,他让记者拨通他的手机。记者在话筒这头说话,语音自动转成文字出现在他的手机屏幕上,而他的文字回复也由系统转成语音传递到记者的话筒中。

  原来,这是他手机里自带的一个电话助手功能。随着科技的进步,朱立豪坚信聋哑人与正常人的沟通壁垒会越来越小。

  7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的残疾人扶贫托养车间进行采访。

  “扶贫车间是2019年8月份成立的,去年,我们对240名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进行了技能培训,其中100人现在长期在扶贫车间工作,还有40人在家进行手工产品外包加工,并由车间统一回购销售。”麦积区残疾人扶贫车间的负责人王娟介绍。

  “说句实实在在的话,没有东西部协作天津的投入,这个车间是干不起来的。这个楼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非常破旧。去年,天津市西青区为我们提供了200万元的帮扶资金,有180万元用来做包括无障碍通道在内的基础改造,另外20万元买了100张医院使用的那种摇床,放在职工宿舍。”说起这些,王娟满怀感激。

  张爱娣就是在这里托养就业的一名肢体残疾人,见到她时,她正在手工车间钩织拖鞋。53岁的她家中有4口人,没来到车间前,她也会在家里绣个十字绣或者做些其他手工活儿,然后拿到集市上卖,不过,常常没有生意。

  去年,麦积区残联的工作人员听说了张爱娣的情况,就将她介绍到扶贫车间。如今,她一天最多可以钩织两双手工拖鞋,按件计工钱,每个月都能有1500元至2000元的收入。不仅如此,车间还包吃包住,让她的生活大为改观。

  “以前,在家就吃浆水、野菜、馒头之类的饭,在这儿顿顿有肉吃,今天还吃了西红柿鸡蛋面,特别好吃!”说起在车间的生活,张爱娣很是满足。

  不仅如此,张爱娣因为表现突出,还成为扶贫车间的妇联委员,主要负责主持维权工作,让她自豪不已。

  今年,天津市又向扶贫车间捐赠了价值98万元的电梯及摆渡车。同时,提供帮扶资金135万元,准备为365名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进行技能提升培训。扶贫车间的产品多种多样,有手工拖鞋、数字油画、谷物画、围巾等手工艺品,还有一些农产品的包装工作。这让王娟想到,贫困残疾人也可以加入到电商直播的队伍中,将产品销往全国各地,提高收入的同时也帮助他们找到人生的价值。“在这笔培训费的使用上,有一部分就是用来教这些残疾人怎么开店、怎么卖货、怎么直播。”王娟说。

  麦积区残联副理事长夏晨阳介绍,全区一共有4.4万名残疾人,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7712人。曾几何时,残疾人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

  如今,扶贫车间不仅实现了贫困残疾人的技能培训、上岗就业、产品销售、工疗康复和集中托养,更准备探索直播带货的电商扶贫新模式,让更多因病因残致贫家庭实现就业增收。

  原标题:《打工新鲜事 无臂大哥用脚修好80万元名表,网友直呼:我的手都没他脚灵活》

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