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当 1 亿人戴上了智能手表 腕带 + 手机=智能手表?

  1904 年的一天,一位名叫杜蒙的飞行员找到他的好友卡地亚抱怨,他在飞行途中无法方便地掏出怀表看时间。

  当时,还没有几个人知道手表长什么样,在西方社会中广泛应用的还是古老的怀表。

  怀表虽然精巧美观,便携性却不好,尤其在注意力需要高度集中的驾驶环境下,用怀表看时间就像现在的司机开车看手机一样不 “友好”。

  作为顶级珠宝商、同时也是著名的钟表制造商,卡地亚当时想到的是一个很直接的办法为老友解决这一 “产品需求”用皮带和卡扣将怀表固定在手腕上。

  现在回过头来看,「腕带 + 怀表=手表」这样的构想略显粗暴,但却造就了第一块真正意义上的手表的雏形。

  当时,智能手机还没来得及普及,这款智能手表借鉴的还是功能机时代的手机,或者可以说,它原本就是一个戴在手腕上的手机。

  产品发布会上,三星高层表示,传统手机(功能机)市场已经饱和,亟需寻求突破。

  那一年,安迪 鲁宾的安卓团队还没创立,重回苹果的乔布斯仍在 PC 领域埋头苦干,当时还是手机行业龙头老大的诺基亚期待的第一款搭载塞班系统的智能手机正式面世也还要再等一年。

  三星当时的应对策略是 “发明一种符合移动通信时代年轻人需求的新产品”,也就是这款被官方称作 “手表式手机”的 SPH-WP100。

  在这款产品发布后的广告中,官方宣称这款内置小型麦克风和听筒、配备单色液晶显示屏的 SPH-WP100 支持 90 分钟的通话时间,和当时多数手机相同的是,这款产品还保留着一个伸出的天线。

  就像将怀表绑到手腕上终究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手表一样,SPH-WP100 最终和惠普 HP-01、SEIKO T001 电视手表、IBM Watchpad、苹果 iPod Nano 一并成为智能手表成长道路上里程碑式产品,却终究未能成为主流。

  手表的出现是为了更方便地看时间,智能手表概念的出现则是科技公司为了将电视、电脑、音乐播放器等各个时代主流科技产品融入到这块无时无刻不被人关注的腕上手表上。

  看似都是人类的需求,却造就了不一样的命运手表在一战后开始被广泛使用,直至今日;智能手表直到苹果入局,才开始搅动市场,形成蝴蝶效应。

  2014 年 9 月 10 日,在苹果的秋季发布会上,库克首次对外发布了 Apple Watch,苹果将其定位于运动健康。

  在距苹果正式发布 Apple Watch 三个月前,美国科技网站 TechNewsWorld 刊登题为《苹果将告诉消费者他们为何需要智能手表》评论性文章,这篇文章中引用美国咨询公司 Yankee Group 副总裁卡尔 霍维的观点称,“目前,消费者不想要现有的智能手表,导致智能手表销量不佳,这样的新领域(智能手表)必须在出现需求前被定义。”

  无论这样的观点是否是苹果的一次刻意营销,结果是:Apple Watch 在 2015 年上市后仅 9 个月,出货量就达到了 1160 万;相较之下,2014 年智能手表全年市场出货总量都不足 700 万。

  随后几年里,Apple Watch 更是长驱直入,甚至在 2017 年超过了传统表业大当家劳力士,成为全球销售额最高的手表。

  到 2019 年,苹果智能手表 Apple Watch 的全年销量更是超过了所有瑞士手表品牌的出货总量(3100 万 / 2100 万),这让整个手表行业不由一震。

  直到苹果首席设计官 Jonathan Ive 在 2018 年接受《Hodinkee》采访时,才第一次以官方身份正面回答了这一问题:

  做手表的主意是在乔布斯离世数月后才开始提上日程的,在我看来,苹果一直在将科技变得更好用、推广到普通消费人群。

  自第一支手表诞生以来,它其中一个最主要应用就是去追踪、沟通和鼓励你去做三件事:「走动一下」、「运动一下」和「站起来一会儿」。

  虽然如此,在 Ive 看来,Apple Watch 并不是为了解决特定问题而设计,就像最初智能手机研发并不只是为了解决通信问题一样。

  近日,Counterpoint 在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中预测,2020 年全球智能手表年出货量或将突破 1 亿。

  假设一人只戴一块智能手表,2020 年更换过手表和新晋 “表友”加起来就有超过 1 亿人。

  如果再算上过往五年智能手表累计出货量,仅仅位居榜首、占据近 30% 市场份额的 Apple Watch 出货总量在去年就已经近 1 亿。

  或许不戴手表的乔布斯不会想到,智能手表会成为苹果的营收大户,甚至仅仅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征服了全球 1 亿用户。

  为此,本网特别针对儿童、职场年轻人、中老年人几类代表性人群进行了一个小范围的用户调研(注:以下用户姓名均为化名):

  最开始用智能手表是因为妈妈不放心我自己在楼下和其他小朋友玩,给我买了一块 360 儿童手表,现在每天下楼和其他小朋友玩都会戴着这块手表,可以随时和妈妈打电话,妈妈也可以随时通过手表的定位功能知道我的位置。

  我是一名科技媒体从业者,也因此接触智能手表较早,现在算下来已经有 3 年的表龄了。

  目前在用的是 Apple Watch 3,几乎每天都会用智能手表来看时间、看消息提醒、记录步数、接打电话,其中接打电话是我觉得智能手表比较方便的一个功能。

  我比较喜欢戴智能手表,尤其消息提醒、记录功能还是很好用的,尤其在一些不适合看手机的场合,手表的一些提醒功能和记录功能在这个时候也就显得更实用了。

  最近几天由于手表的充电器找不到了,有几天没带手表了,偶尔会因此漏接电线 年表龄

  我是一名铁路信号工程师,之前最开始其实是先用的智能手环,当时比较看重支付功能,就买了一个拉卡拉的智能手环。

  后来由于工作加班、熬夜比较多,再加上社会上时不时曝出一些年轻人健康方面的负面新闻,我也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希望可以随时测测血压、心率,随时了解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于是在 2019 年的时候入手了一块智能手表,当时选的还是一个做电子血压计做得不错的牌子欧姆龙的智能手表。

  不过,买后用了一段时间发现,这手表的心率、血压检测根本不准确,检测数据也没法拿来做参考,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还要经常充电,也是这些原因,大概去年 10 月后就没再用了。

  我对手表的要求其实不高,能看看时间,然后就是把心率、血压等健康数据检测功能做好就很好了,至于现在智能手表其他更多功能其实手机也都有,个人感觉还是很鸡肋。

  我是一名退休职工,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有戴手表的习惯,当时有 “老三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这么一个说法,能有一块不错的手表在当时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儿。

  去年家里孩子带回来一块华米智能手表,和手机绑定后可以监测步数、有消息提醒,孩子帮我将手表和我的手机进行了绑定、设置了门禁卡功能,现在每天都会戴着它,用来进行来电显示、开小区门禁很方便。

  在调研过程中,本网发现,不少智能手表用户经常用的两类功能是作为手机辅助功能的消息提醒、来电显示,此外,由于年轻人群对自身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关注,作为智能手表厂商主推的运动健康功能也在慢慢进入一些用户的日常。

  这也使得互联网厂商在推出智能手表产品时,针对这一潜在人群不断加更多新鲜功能,这些功能往往都是从智能手机 “复制”而来。

  市场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在 2020 年 12 月公布的 2020 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表调研报告中指出,市场排名前 8 的品牌分别为:

  这 8 个品牌的智能手表出货量占据了 77% 的全球市场份额,其中,仅仅苹果一家的智能手表 23 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吞噬了全球智能手表近一半的总收入。

  一方面,智能手表头部聚集效应已经初显;另一方面,有更多手机厂商开始涌入这一赛道。

  一个明显现象是:当时间跨入 2021 年后,曾经被质疑鸡肋的智能手表,如今却成了所有主流手机厂商的副业。

  2019 年 11 月 5 日,小米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块智能手表,时任小米集团生态链总经理屈恒表示:

  2020 年 3 月 6 日,OPPO 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块智能手表,时任 OPPO 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总裁刘波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对于智能手表,我们更多是要在未来抓住新的机遇,带给用户新的功能,而且是他能够长时间使用,同时觉得有价值的功能,这样的功能包括运动、健康、独立通信。

  2020 年 9 月 22 日,vivo 第一块智能手表正式面世,vivo 智能终端产品经理朱慧敏在发布会上表示:

  至此,国内主流手机厂商纷纷加入到造表大军中,智能手表成了手机厂商不折不扣的副业。

  事实是,他们在争的不只是一块手表,而是下一场物联网生态大战中的一个闭环,没有智能手表这一环,影响的将是整个物联网生态战线。

  这或许可以从本网这次在进行用户调研时,一位刚刚购买了 Apple Watch 的用户的购买动机中看到:

  买 Apple Watch 是为了能够拥有 “苹果全家桶”的体验,例如你不用打开(苹果)手机就能听音乐,前提是你还要有一副 AirPods。

  真正的刚需从来不是完全靠科技公司设计出来的,而是来源于技术的发展和人类的实际需求。

  以手表为例,人类对方便随时掌握时间的需求为手表的出现创造了合理性,石英表和电子表的出现解决了手表大量普及技术上的问题,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手表普及提供了社会条件。

  第一,人类在生活和工作中对手机的过度依赖以及随之而产生的信息焦虑,使得消息提醒(包括微信、电话、短信提醒等)成为一个刚性需求。就像无法将怀表捆绑到手腕上一样,将手机捆绑到手腕上同样不合理,智能手表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需求;

  第二,设备智能化趋势致使人类需要一把在能够高效控制这些智能设备的钥匙,便携式可穿戴设备中已经相对成熟的智能手表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人类对效率要求越来越高,对控制终端需求越来越高,智能手表中的模拟门禁卡、模拟地铁卡、智能家居控制等功能,解决的就是这一需求。

  对于智能手表厂商而言,他们盯上的还有另外一个正在疯狂成长的用户需求运动健康。

  无论是苹果、三星、Fitbit,还是华为、华米、OV,都在积极联合各大医院、研究机构开展运动健康方面的研究应用工作:

  2017 年 11 月,苹果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创建了苹果心脏研究项目,该研究由苹果公司赞助,旨在评估 Apple Watch 的心脏不规则节律通知功能;

  2020 年 7 月,华米官宣与钟南山院士领衔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 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 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广东省南山医药创新研究院共建的腕部智能可穿戴联合实验室揭牌启动;

  2020 年 10 月,华为在发布会上称,华为 WATCH GT2 Pro ECG 款通过联合 “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 “医学中心是权威的国家级医学中心,精选三甲医院的专业医师提供人工心电解读服务,可以给出带有医师签名的报告;

  从目前技术上来看,消息提醒和设备控制等需求由于与智能手机相关功能一脉相承,在集成度越来越高、计算能力越来越强的智能手表中已经普遍得到解决;运动健康方面,由于相关传感器技术及检测方法的瓶颈,依然任重道远。

  本网在此前相关报道中也曾提到:Apple Watch 6 在 2020 年被质疑测血氧功能不准确时,苹果官方就曾回应,“该功能仅作为健康参考,不作为医疗诊断标准。”

  第一类是手表佩戴和手部运动带来的运动伪迹,手部动作时,传感器和皮肤接触面会有持续的动态变化,这对手表的测量带来挑战;

  第二类是人体差异,比如肤色不同对传感器光线的吸收能力也不一样,这会影响到心率检测的准确性,又比如容易手脚冰凉的女性,容易出现弱灌注现象,影响血氧检测的准确性。

  当前智能手表的运动、心率、血氧、心电检测都已经比较成熟,准确度较高,甚至能达到医疗标准;但是血压的检测,离预期还有较大差距,需要有进一步的技术突破。

  不过,他也指出,“智能穿戴设备更倾向于作为专业医疗诊断的辅助,帮助大众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

  由此可见,目前的传感器技术和检测方法尚不足以支撑智能手表成为人类的 “私人医生”,但这并不妨碍各家 “表厂”发力研发,使其继续向人类的 “健康助理”进化。

  新产品的真正普及往往需要时代的助力,正如手表真正得到广泛应用是在一战之后,智能手表在物联网的车轮下已经初具规模,更广泛的应用也将迎来新的机遇。

  而随着兼具消息提醒、设备控制、“健康助理”能力的智能手表逐渐成型,或将象征着另一个时代。

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