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外贸企业生存现状调查:订单大增利润却被吞噬

  回顾2020年,有企业家用“跌宕起伏”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同时也是无数外贸出口企业的心声。

  1月14日,广东东莞,虽然是隆冬时节,南方的寒意已经逐步消散。作为国内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城市,“世界工厂”东莞的外贸正在快速回暖。

  海天弹簧五金制造厂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弹簧的金属零件加工企业。在企业的生产车间内,工人们正在生产线上紧张地忙碌着。作为一家出口型企业,海天弹簧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4月份。现在,公司所有的生产线已经开足马力,应付旺盛的订单需求。

  这段时间,海天弹簧品牌事业部负责人杨帆也异常忙碌。谈及2020年,他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上半年和下半年的企业境况。全年下来,令杨帆感到惊喜的是,企业2020年的出口订单比2019年还增长了10%。

  1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介绍,2020年,我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达32.16万亿元人民币,比2019年增长1.9%。

  2020年中国外贸逆势增长、好于预期,并刷新历史纪录,书写了一部跌宕起伏、鼓舞人心的励志故事。一季度急剧下降,二季度攻防转换,三季度、四季度稳步回升,逐月向好,走出一条令人振奋的“V”形反转曲线。这是中国外贸综合竞争力的充分体现,更是国际市场和全球消费者对中国外贸投下的信任票。

  宏观经济数据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企业个体。2020年,对于中国的外贸企业而言,上半年面对出口订单的萎缩,不得不发起生死保卫战;到了下半年,得益于国内疫情防控的得力有效,国外订单逐步向国内回流。而此时,外贸企业要面对的,则是人民币升值、原材料飙涨和物流成本高企的压力,利润的一再被挤压令外贸企业再次面临严峻挑战。

  “2020年,对于出口型企业而言,可以说如坐过山车一般。”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感慨地说。回顾2020年,肖森林用“跌宕起伏”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同时也是无数中国外贸出口企业的心声。

  2020年前几个月,海天弹簧也曾遭遇无单可接的困境。“那时,疫情还在蔓延,许多海外客户也不敢下单。而之前下单的客户,有的也取消了订单。”杨帆回忆说。

  彼时,在浙江义乌,出口型企业也感受到了寒意。欧美出现线下门店关闭潮,众多义乌企业被取消了出口订单。同样在义乌,受亚马逊平台封仓等影响,义乌跨境电商群体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赵先生是义乌一家饰品企业的负责人,对于去年上半年企业的状况,他还记忆犹新。

  “2月份和3月份,公司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与此同时,还要支付每月数百万元的硬成本。”更让他感到沮丧的是,随着海外疫情的蔓延,海外客户纷纷打来电话,取消此前下的订单,这令赵先生的企业一时间陷入了绝境。

  转机是从5月份开始显现的。5月份开始,杨帆发现,海外客户陆续又来下订单了。此后,每月的订单都在大幅增长。全年盘点下来,令杨帆感到惊喜的是,2020年的订单比2019年还增长了10%。

  杨帆介绍,2020年为海天弹簧带来业绩增长的,并不是传统的产品,而是面向医疗和个人卫生领域的配件产品。“去年,我们新兴业务的订单增长在30%以上。新兴业务的订单增长,填补了传统产品订单下滑的亏损。”

  海天弹簧敏锐地觉察到了外贸出口产品结构的变化,于是毅然决定调整生产线,大力开拓新兴产品业务。“5月份以后,得益于我们的布局,海外订单持续增长。现在,不仅我们的订单大增,而且客户群体也更多了,这为企业抗击风险提供了一定的屏障。”杨帆说。

  相关数据也佐证了杨帆的说法。据海关统计,去年,中国出口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医疗器械、药品合计增长了31%,拉动整体出口增长1.9个百分点;出口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家用电器合计增长了22.1%,拉动整体出口增长1.3个百分点。

  东莞凯励电子厂是一家电子元器件生产企业。凯励电子厂副总经理易建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去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催生了对3C电子产品的旺盛需求,电子企业订单普遍有所增长。

  “疫情对国外的产业链造成了严重的冲击,我们一些竞争对手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促使不少订单转移到了我们公司,国内许多电子企业也遇到了同样的利好。”易建军说。

  面对国外对抗疫类和个人清洁类产品的旺盛需求,一些此前没有海外订单的企业,也嗅到了背后的市场机遇,通过加快研发相关产品,成功敲开了海外市场。

  广东比伦生活用纸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代表。2020年,比伦推出了功能性的抗菌抑菌纸巾产品。因为疫情的影响,消费者对健康类产品的需求大增,比伦所推出的抗菌抑菌纸巾在2020年也取得了良好的业绩。“2020年,消费者更加关注抑菌类产品,我们推出的新产品恰好迎合了市场的趋势。”比伦董事长许亦南说。

  正因为持续的研发投入,比伦迅速从疫情的阴霾中走出,不仅抢占了国内市场,同时还揽下一批海外订单。许亦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2021年,比伦将继续发力海外市场。

  2020年下半年以来,在外贸不断回暖的背后,中国的外贸企业经历了诸多现实困境。在人民币升值、原材料飙涨和物流成本高企这三座大山的压力下,众多出口型企业的利润被一再蚕食。

  “2020年上半年是怕接不到订单,而下半年,是怕接了订单都白做了。”广东一家服装出口企业负责人如此感慨。

  上述企业负责人坦言,2020年下半年以来,订单确实在增长,可企业的生产经营成本不断增高,再加上人民币持续升值,外贸企业的利润并没有提高,依然非常微薄。

  最近这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集体疯涨,导致原材料价格也暴涨。去年下半年以来,原材料的不断上涨,令众多传统制造企业措手不及。

  一家玩具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下半年以来,企业明显感受到了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塑胶、电子配件、纸箱这些材料几乎是全线上涨,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供应商的提价单。”该负责人说。

  而对于传统制造企业而言,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一方面是下游实际成品价格提不上去,这使得夹在中间的制造业利润被大幅度挤压。

  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表示,全球疫情导致海外空箱滞留严重,降低集装箱周转效率。目前,每出口3个集装箱只能返回1个,大量空箱在美国、欧洲和大洋洲等地积压,导致集装箱周转效率受到影响。

  东莞港务集团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由于境外疫情持续,集装箱流转速度放慢,亚洲航运市场集装箱短缺情况尤其严重,特别是在国内。在盐田港码头的集装箱堆场,受客户委托前来领箱的拖车司机有时候会无功而返。

  集装箱一箱难求,运价也在持续上涨。在保持连涨数周态势后,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已达1753.85点。该指数是反映中国外贸出口形势的指标之一,2020年5月的平均值仅为837.74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由于集装箱的匮乏,导致航运运价飞涨,热门航线的价格涨幅更是夸张。半年多的时间,有的航线运价翻了两倍。

  除此之外,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的利润蚕食更为明显。自去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汇率一直在大幅上涨。进入新的一年,人民币升值态势依然不减。

  通常情况下,本币升值时,出口商品的价格优势将缩减,进口商品相对更加便宜,因此对进口企业有利,对于进口加工再出口的企业影响有限,而对于出口企业影响则较大。

  东莞康达玩具礼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温国雄介绍,去年下半年,人民币升值态势明显加快,外贸出口企业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利润被一再蚕食。“一般情况下,国外客户都是提前半年左右下订单,以美元结算是按照签订合同日期来算,如果人民币升值太多,对企业的利润影响会很大。”

  温国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许多海外订单一直在波动中,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

  温国雄的另一个身份是东莞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他坦言,面对人民币升值,许多企业只能是硬撑。“以玩具行业为例,玩具企业出口的订单,普遍的毛利率也就在15%左右,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涨,企业的利润几乎就没有了。”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众多外贸企业一年做下来,利润几乎被吃掉。“汇率波动,原材料和运费吞噬了企业大部分利润,但即使是利润微薄,企业也得硬着头皮干下去。”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说。

  2020年,出口型企业一方面在想方设法抢回失去的出口订单,另一方面,众多外贸企业也在加快“换挡”,希冀能抢滩国内市场。

  在专家看来,国内巨大的消费市场为外贸出口企业调整发展布局、应对外部挑战创造了广阔的回旋空间。面对这样的机遇,许多外贸企业积极探索出口转内销路径。

  去年以来,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景下,国内各级政府部门纷纷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帮助企业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为助力外贸企业转内销,2020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为外贸企业量身定制了政策套餐。与此同时,各级政府部门推出了有力的政策措施。

  2020年,是直播带货火热的一年,许多外贸企业纷纷试水,借力直播带货的“风口”敲开了国内市场。

  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代表。得利钟表董事长梁伟浩介绍,受疫情影响,2020年得利钟表的出口业务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但是依托直播带货等电商新业态,得利钟表内销数据却大幅上升。

  从2019年开始,得利钟表就开始试水通过电商,进驻了天猫等电商平台,并鼓励员工尝试进行直播带货。“我们每周在天猫上有数场直播,带货的主播都是公司员工。”梁伟浩介绍,2020年,得利钟表和直播带货网红薇娅进行合作,3分钟的时间就卖出了超过7000只手表,销售额超过400万元。

  得利钟表也尝到了直播带货的甜头。依托电商,2020年得利钟表的内销营业额增长了数倍,有力地应对了疫情对企业的冲击。现在,通过电商渠道,得利钟表每月可以销售钟表超6000只。

  不过,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对于做惯外销市场的企业而言,拓展内销市场并不是那么容易。据商务部此前的调研,外贸企业在拓展内销市场时,通常都面临着拓展销售渠道、生产线转向、品牌建设等困难。

  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以来,浙江众多制造企业也果断“换挡”,发力国内市场,但受制于国内消费者审美喜好、产品售价及营销模式的诸多差异,许多企业外贸转内销的效果并不明显。

  宁波一家外贸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对于外向型企业而言,多年来的生产线及运营模式,都是根据外贸的标准来匹配,许多企业已经形成路径依赖。如果突然从外销市场转向开拓国内市场,难免会遭遇水土不服的困难。

  上述负责人分析,外贸企业做内销市场,在渠道、品牌、定价等方面都缺乏经验,这些因素成为企业拓展内销市场的主要障碍。

  康达玩具主要做毛绒玩具和童装的代工出口。2019年7月,为拓展内销市场,温国雄成立了东莞皓奇乐文化有限公司,以此来打造自主品牌。面对今年复杂的国际环境,温国雄庆幸提前进行内销市场拓展的布局。

  为了尽量降低转内销的难度,温国雄的策略是,一方面打造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通过与动漫IP的结合提升产品附加值。目前,皓奇乐文化已经签订了约12个IP,包括猫和老鼠、哈利·波特、蝙蝠侠等全球知名品牌。

  即使转内销面临重重困难,温国雄依然坚定地看好国内市场,并且也在积极进行新的探索。在他看来,打造自主品牌,是企业开拓内销市场的必经之路。

  肖森林同样也意识到了品牌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他所执掌的哈一代,经历了从OEM到ODM,再到打造自主品牌的历程。正因为提前的谋划和布局,令哈一代在去年迅速走出了疫情的阴霾,不仅成功抢回了海外的订单,同时内销拓展也一路高歌猛进。“2021年,外贸企业的前路虽然充满不确定性,但我还是保持乐观。”肖森林说。

  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详情】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广州大道中307号富力东山新天地写字楼50F邮编:510699

  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9043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粤)字第02126号粤ICP备11100884号内容索引

  21经济网是21世纪经济报道门户网站,主打财经新闻,是21世纪经济报道原创新闻最重要的展现平台。同时有机整合客户端最深度策划、抢鲜报及快报最新资讯,给读者提供最优质的阅读。

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